香港挂牌玄机

中国人都会赞成的事儿 在北美却遭日本人反对
发布时间:2021-02-17

  原标题:中国人都会赞成的事儿,在北美却遭日本人反对

  自己力推的议案受到日本右翼极端分子(包括很多自民党成员)的强烈反对,加拿大安大略省华裔医生王裕佳对此“并不意外”。

  这个议案主张在安大略省设“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在加拿大被称作“79号法案”,最初由华裔议员黄素梅提交给安大略省议会。如果能获得通过,安大略将成为中国以外首个设立这一纪念日的地区。

  王裕佳和同事发起了请愿签名行动,“目前已经获得超过11万人在请愿书上签名,这个数字超过了加拿大所有事件的记录,显示了安大略省市民的压倒性认可。”

  近日,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采访了王裕佳,了解这位1968年从香港移居加拿大的华裔多年来推动“南京大屠杀”为更多西方人所知的故事。

  法案通过后  南京大屠杀将成必学内容

  政知见:你们为议案做了这么多努力,它到底有多重要?

  王裕佳:南京大屠杀是真实发生过的,我们设立纪念日是为了铭记这段历史,并从中吸取教训,避免人类再犯同样的错误。显然,我们不针对任何人,但我们谴责军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另外,对南京大屠杀受害者而言这也意味着公正。你知道,一些受害者幸存下来,仍然生活在世界各地,包括我所在的安大略省。我想,议案通过那天,对南京大屠杀受害者而言是个昭示正义的大日子。

  政知见:议案为何用设立纪念日的方式而不是别的方式纪念这段历史?

  王裕佳:这是出于长期的考虑,也是更有效的方式。“79号法案”通过后将成为安大略省的法律,每年的12月13日将作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被更多人所知。如果它是一个雕塑,只有到特定的地点,人们才能看到它。更重要的是,法案通过后,南京大屠杀将成为学生们的必学内容。我期望,许多学生,无论是华裔的还是非华裔的,在课堂上,他们都对这段历史感兴趣,并向老师提问,“为什么这一天被人们叫做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为什么南京大屠杀如此重要以致议会出台了一项法令纪念它?”

  为了解答学生的疑问,老师要解释亚洲二战史和日本侵华战争的大背景。而现在,虽然二战亚洲战场包含在科目中,但它只是众多选修科目中的一种,老师仍然可以选择教或者不教,甚至一些教历史的老师都不了解亚洲二战史。

  计划建立教育中心  像犹太大屠杀被带进课堂一样

  政知见:你们意在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带进课堂?

  王裕佳:这是我们的第一步,把亚洲的二战史带进教室,让老师和学生了解这段历史。我们还在计划建立教育中心。就像犹太大屠杀被带进北美每所学校的课堂一样。在北美,每年都有相应的犹太大屠杀教育周,在整个城市开展演说、学术会议、电影放映活动等等,以使这段历史为更多人所知。

  政知见:你提到了犹太人纪念大屠杀的方式。

  王裕佳:1968年,20岁的我离开香港前往加拿大学习工程学,随后到纽约的一家犹太大学学医。当我在美国上学期间,住在学生公寓里,附近有一个犹太学生常去的犹太教堂。每年,犹太大屠杀中的幸存者都要在这里讲述他们的故事。我经常去那里听,他们讲述自己如何被投入奥斯维辛集中营,纳粹德国军人对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如何逃出来,这些故事令我触动,每次听的过程中都会流下泪水。犹太人令人赞叹,他们用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国家来推动这项纪念,为了保证犹太人在大屠杀中的悲惨遭遇不会被世界忘记,他们投入了大量财力。他们不仅在自己的国家推行大屠杀教育,很多西方国家更是把她作为教学内容。

  政知见:这给你启发吗?

  王裕佳:我认为他们在做正确的事情。犹太社群在这方面的决心启发我为亚洲太平洋战争做相同的事情,尤其是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731部队用活人做生化实验,奴隶、强迫劳工和虐待战俘……这是每个人的必修课。我们都没有经历过,但是我们得了解这段历史。

  “每6秒钟滴一次水”令人难忘

  政知见:你一直成长在海外,中文也不熟练,是怎么了解这段历史的?

  王裕佳:受犹太人启发时,在西方社会推行对南京大屠杀的认知只是一个小想法,但是随着了解到越来越多,我的想法变得更坚定。虽然我对南京大屠杀没有切肤之痛,但是我带着教育工作者从北美出发,去南京考察学习很多次,在这些历史事件发生地亲身了解这段历史。

  政知见:在南京有什么收获吗?

  王裕佳:我记得,在过去的12年间,我去过八到十次。2006年,我带着加拿大和美国的教育工作者们第一次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自2007年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新馆建成后,几乎每年我们都会去参观。在南京,我和许多幸存者交谈,我认识八到十个来自不同家庭的幸存者,他们是一家三代中唯一的幸存者,因而成为孤儿。他们向我们讲述了其中的经历,他们目睹了父母或祖父母被日本兵杀死,和妇女如何被侮辱。当时,我听过一个八十岁妇女的讲述,南京大屠杀时她只有几岁。为了保护她,祖父母把她藏在他们背后的床下,日本兵进屋后杀死了她的祖父母,还强奸了她妈妈,这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在上海,我去过原慰安妇所,与幸存者交谈,她们已经是奶奶了。在哈尔滨,我们去过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当然,这里没有幸存者。

  政知见: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时,有什么记忆深刻的场景吗?

  王裕佳:南京大屠杀新馆有各种各样的史料,包括很多照片和亲历者的讲述能将参观者带回那段历史中。尤其令我难以忘记的是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区域,有水滴下来的声音,每六秒钟一次。这表示,从1937年12月13日开始到1938年的1月末,在持续六周的大屠杀中,当每六秒钟滴一次水的时候,就有一个人被屠杀。我经常试图沿着受害者的足迹,感受那种恐怖、害怕和折磨,最坏的是,目睹至爱的人被毫无尊严地杀戮。

  政知见:你带着北美的教育工作者一起实地探访。

  王裕佳:考察团成员会经过严格的挑选,我们需要了解他们为什么参加,如何看待战争,和他们将会如何使用在考察期间学到的东西。在实地考察前,我们要求参与者读一系列关于二战亚洲战场的书籍,包括张纯如写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此外,他们还要参与研讨会,讨论这场战争可能的发生原因,为什么一个年轻的农村男孩在进入侵华日军部队后的短短几周里变成杀人机器。我们还会分析是哪些地缘政治因素导致现在的日本右翼否认这段历史,以及日本和德国在二战后的不同表现。考察期间,我们见到很多历史学家、研究者和幸存者,从不同视角学习这段历史。在参观完一个城市后,我们会组织教育工作者就他们所学到的内容进行讨论。

  来源:政知见

责任编辑:初晓慧